小豬寶應該大方承認過~~~其實我不喜歡龍應台

 

不過最近因為小豬寶和小狗子在迷  電影"為愛朗讀" 和 中文翻譯書"我願意為妳朗讀"

討論了很多關於 國家機器 和 戰爭 之類的事.......

看到這篇報導.......小豬寶仍舊感觸良多

 

真的   只能問我們為國家做了什麼?  不能問 國家為我們做了什麼嗎?

===============================================

「國家是集體機器,個人是螺絲釘,但螺絲釘也可以改變機器的方向!」作家龍應台昨天舉行新書「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演講會,她表示,寫作目的是拆解戰爭背後的國家機器,讓讀者獨立思索戰爭的意義。

演講會選在台北中山堂光復廳。龍應台表示,中山堂曾是清朝布政使司衙門、台灣民主國總統府、日本總督府的所在地,也是中華民國正副總統宣布就職的地方,「是台灣一代代歷史更替的象徵!」

數百位書迷昨天塞爆會場,多位書中主角出席聆聽,包括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作家張拓蕪,及副總統蕭萬長等。

龍應台表示,第一次跟蕭副總統見面時,問他一九四九在那裡?他卻說起一九四七年的往事;二二八事件發生那年,八歲的蕭萬長在嘉義火車站前,看著免費為他治病的潘木枝醫師被當眾槍決。母親要他向恩人的屍體上香跪拜。龍應台形容說起往事的蕭萬長「語氣平淡」,「這種痛不是指控,只是讓你看到他的痛」。

死守上海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後人上官百成也來到會場。龍應台說,「八百壯士」被塑造成大英雄,但真正命運是像牲畜般送到集中營飽受折磨,「國族記憶是否只選取光榮的部份,而刻意刪掉之後的悲慘,這對他們公平嗎?」

龍應台表示,她寫書不是要向大陸「十一建國大典」嗆聲,目的是「拆解國家機器」,讓讀者看到「孤伶伶的的個人在流血、疼痛」,刺激思考個人和國家機器的關係。

從寫「野火集」開始,龍應台目睹台灣社會從「表面的和諧」、「站起來拆掉和諧」,轉變到今天的「撕裂」。「台灣,就差一個信任了!」她希望「大江大海」讓讀者看到敵對者的傷在那裡,「你就會找到信任的基礎。」

【2009/09/27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kuo0942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