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pi.org.tw/newsinfo_news.php?record_id=9573&area=1

2014年02月18日 來源:成都商報


對於習近平和他同時代的中國讀者,俄語文學、蘇聯文學曾經是他們這一代人年輕時最重要的讀物,是窺見歐洲文化和文明的狹小窗口。這一段閱讀記憶使得他們對19世紀俄羅斯作家和蘇聯革命作家的作品及筆下人物如數家珍,從《戰爭與和平》《初戀》到《鐵流》,從《安娜‧卡列尼娜》到《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但現在的圖書市場上,除了經典不斷重印,俄羅斯文學書籍很難和英美文學、日本文學相比肩研究者們認為,經歷過閱讀俄羅斯文學的熱情和消退後,中國讀者對俄羅斯文學的閱讀,正處於平穩時期。俄羅斯文學研究會會長劉文飛說,俄羅斯文學作為諸多大語種外國文學之一種,正在21世紀的中國獲得正常的接受和閱讀。



人民文學出版社資深俄語編輯: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印了上千萬冊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係到人民文學出版社外國文學編輯室資深俄語編輯張福生。

張福生說,人民文學出版社成立初期,在外國文學的引進和出版中是領頭作用,“習主席羅列了大量的俄羅斯文學作家,他們的作品我們出版社目前仍然在印,而且不斷升級版本,有大型的選集化和叢書化出版。比如托爾斯泰的書剛開始出的單行本,改革開放後出文集了。習主席提到的作家在我們這裏也是暢銷的長銷書。印數不少,前年重譯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文集》,去年重譯了17卷《托爾斯泰文集》。今年要重譯《高爾基文集》20卷,出10卷本的《契科夫小說集》,還要出《果戈裏文集》5卷。”

“俄羅斯文學中,迄今為止印數最多的要數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張福生說,到目前為止,印數已經是千萬冊,這個數目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所有外國文學書籍中是首屈一指。

第二次印數上的高潮,是電視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播放,張福生稱當時一共印了9次,一次10萬印數,大家都不相信。“兩年前,《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次印了20萬冊,嚇了我一跳,看到20萬冊,我給總編室打電話,問是不是多印了一個零啊。”



俄羅斯文學,我們依然在閱讀

年度好書中常有俄羅斯作品



張福生分析,曾經讓中國讀者癡迷的俄羅斯文學在轉型過程中逐漸衰敗,但這並不代表現在的中國年輕讀者不再閱讀俄羅斯文學。

他介紹,人民文學出版社仍然堅持選擇當代優秀俄羅斯文學作品出版。每年,在國內各個機構評選的年度好書裏,經常會有一本俄語作品入圍。

“例如今年我們出版的《我的中尉》,作者是俄羅斯著名作家達尼爾‧格拉寧。他是俄羅斯主流作家,1957年在我們社出過《探索者》,《我的中尉》出版後在界內引起了轟動。格拉寧今年過95歲生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僅發去生日賀電,還登門祝賀。”但格拉寧在中國不再像過去的大師們被很多人熟悉,張福生說,這些作家再也不會像過去大師的名字那麼響亮了,俄羅斯文學在國內再也不會像過去那樣輝煌。



世界范圍內嚴肅文學“都不好推”

俄羅斯作家處境艱難,中國譯者隊伍減少



圖書市場上,俄羅斯文學尤其是當代俄羅斯文學的作品並不多,大家對現當代俄羅斯文學也比較陌生。那麼在研究和翻譯領域,又是一個怎樣的狀態呢?

昨日,上海外國語大學文學研究院院長、中國俄羅斯文學研究會副會長鄭體武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他在蘇聯留學,當時購買一套馬雅可夫斯基的作品要憑票,印量達到1700萬套。如今經常去俄羅斯的鄭體武直接感受到了作家處境的艱難和文學閱讀熱情的下降。就算是名作家,他們的作品也很難出版,即便出版了稿費也少得可憐甚至沒有稿費。

鄭體武說,其實在世界范圍內,只要是嚴肅文學,都不太好推,俄羅斯文學、英美文學等都面臨這個現象。具體到中國,現在都是學英語,自然對英語文學更親近。“二三十年前,我們科研院中,從事蘇俄文學的隊伍龐大,高等院校中從事俄羅斯文學研究的人也非常多,現在則少了。”

 

 

 

 

 

    全站熱搜

    kuo0942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