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udn.com/2014/3/21/NEWS/OPINION/OPI4/8561727.shtml

 

【聯合報╱韓良露】
   
2014.03.22 08:22 pm
 

在地球村的今日,關心烏克蘭克里米亞問題的人,可以透過國內外媒體接收新聞資訊,但大部分民眾恐怕對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當地人的想法與感受,很少理解。

我們總從美俄大國利害觀點看事情,也知道戰爭帶來的殘酷與受苦,但其他呢?戰爭奪走人們的基本幸福,卻不該奪走人們存在的一切。歷史大事常忽略小人物的生活史,即使在戰爭中,人們也在創造他們的生活,不管多無奈,盡可能好好活著,是人類對抗荒謬悲慘世界的救贖。

我找到另一種理解政治現實和歷史的方式,就是閱讀政治文學。政治文學並非清楚文類,但就像旅行文學不同於遊記,政治文學也不同於政治新聞報導。

舉例來說,烏克蘭事件發生時,我剛讀完波蘭作家沃伊切赫‧古瑞茨基的邊境一書,這本記錄南高加索三大民族:亞美尼亞、喬治亞、亞塞拜然,與各自信奉的基督教、東正教、伊斯蘭教,在蘇聯解體後,夾在土耳其、俄國、伊朗之間的種族、宗教、東西方意識形態與政治經濟的衝突,所造成的內戰、外戰與種族屠殺和迄今不能解決的飛地(納希切萬自治共和國是亞塞拜然在亞美尼亞的飛地),還留下兩個至今尚未獲得國際普遍承認的共和國。

和南高加索這三國家的對立與衝突比較起來,台灣問題還算是小兒科。

外高加索是人類創造不同文明的最前線火場,在歷史中一直是帝國的賽局,從波斯帝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聯帝國,帝國控制力強,這裡的衝突就內燒悶燒,帝國一失控,外在的衝突和戰爭就爆發。不能記取歷史教訓的民族一直以身試法,但世界的邊境一直在重組,英法也有過百年戰爭,也有過清教天主教內戰,但像外高加索位於更多差異的邊境所在,歷史考驗也更漫長。

小國是大國棋局的籌碼,台灣也一樣,小國不參賽,可以打翻棋盤,只是對自己有害。邊境作者曾任職波蘭駐亞塞拜然大使館秘書長,真想不到波蘭外交官可以寫出這麼優秀的作品,也許因波蘭也是遭帝國侵略的國家,再加上受蘇聯控制的相似背景,使得作者特別感同身受外高加索三民族的歷史命運和人民情緒。

邊境一書讓我終於弄清楚這三小國的歷史、宗教、民族、文化、性格的差異,這本書擅長當地人們和生活的細節描寫,就像好的文學。我們看到了真實的人性,在無情歷史來來去去之間,人類的悲劇有時就是無法阻止,能寫出人們生活著的狀態,而不只是視人類為歷史撥弄下的新聞道具,讓讀者更尊重人生、更悲天憫人。

邊境一書讓我愛上了南高加索。三個截然不同、都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各自在自己的信仰中真誠地活著的民族,為什麼不能同時並存?他們雖然有巨大的差異,也有本質的相似;在邊境書中,我們看到他們都愛著自己的家人、鄰人、陌生人,亞塞拜然人會招待陌生人回家,喬治亞人用宴席與致詞款待嘉賓,亞美尼亞人用語言和印刷廠保存文化並永遠對同族人伸出援手。

在烏克蘭發生問題的今天,我希望看到能幫助我了解克里米亞人的政治文學。政治是殘酷的,文學才能救贖人類,戰爭屠殺只能毀滅人的肉體,人的生命和情感值得被記錄與記憶。

(作者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2014/03/21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kuo0942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